甜蜜不再 假如手机行业是一场鹅鸭杀

2013年是全球智能手机厂商最甜蜜的一年,出货量从2012年的7.25亿台飙升至10亿台,增长38.4%。十年后,甜蜜不再,去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12.1亿台,同比下降11%,是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十年间各大手机厂商你争我夺,求生求胜的格局,已然成为一局经典的类狼人杀游戏。在这场游戏里,有开局拥有巨大优势的玩家黯然退场,也有小厂先天不足后天追赶的佳话;有互相拆台的欢喜冤家,也有遭遇飞来横祸后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

最近沉迷鹅鸭杀的慢放君看到这里,有了一个大大的脑洞:如果把机圈的这些故事串联起来,绝对是一盘精彩而惊险的鹅鸭杀。在这里,厂商们将化身一只只呆头鸟,一起演绎机圈那些事。

“工程师”诺基亚

在鹅鸭杀中,工程师的小地图可以暂时估算出启动破坏活动的活着的鸭子来自哪里。你可以暂时使用通风系统或隐藏,还能躲进特定的物品里,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再确定鸭子的大致方位。

2013年,诺基亚把手机业务正式出售给微软,在近十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上,诺基亚可以说基本处于“销声匿迹”的状态。眼看跟不上智能机时代,诺基亚立马抛弃了智能机业务,躲到了自有的专利业务范畴内,安稳的活着。

诺基亚拥有超过3万多项移动通信技术专利,涵盖从2G到5G。截至2019年4月,诺基亚的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量超过1471件,在全球通信厂商中排第二。这也意味着,全球能叫上名字的科技公司每年要向诺基亚缴纳不菲的专利费,2017年,它仅从苹果就收到20亿美元专利费。

2022年,全球科技巨头遭遇寒冬,苹果、谷歌、亚马逊、英特尔的业务或单季或全年都有下滑,然而诺基亚不在此列。这一年,诺基亚营收和净利润达249.11亿欧元和42.59亿欧元,同比分别大涨12.2%和161.86%。在5G普及,云服务和新一轮互联网基建的风口之下,诺基亚最赚钱的专利授权业务随之水涨船高,去年第四季度诺基亚技术集团业务净销售额同比大涨82%。

然而在鹅鸭杀中,一旦有新的任务开始,其他玩家活跃起来,工程师往往会处于危险的境地。随着对局的发展,一旦技术迭代抑或是专利有效期到期,诺基亚专利舒适圈的安全性就要打上问号了。

“鸽子”小米

在鹅鸭杀中,鸽子是很特殊的一个角色。当它碰到其他玩家时就会悄无声息地感染对方,当感染场上全部玩家时,鸽子才能获得胜利。也就是说,场面越混乱,对鸽子就越有利,只要将所有人卷入浑水里,鸽子就能将所有人刻上自己的烙印。

2011年,小米发布了1999元的小米1,在周围竞品普遍在4、5千的局面下,打响了性价比的第一枪。随着同样走性价比路线的小米2、小米2s的发布,小米手机迅速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2013年,小米手机卖出1870万台,创业短短3年,小米估值超过了100亿美元。

“在保持手机品质和其他厂商在同一水平的同时,把价格打下来”,这就是小米商业模式的核心。虽然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做生意的方式,但确实是小米首次将其结合移动互联网的趋势,应用到手机行业的。通过普及参数和硬件知识等概念,配合强劲的营销,小米“为发烧而生”理念深入人心。

而与之相对的,前期极致的性价比路线让小米“低价高配”、“体验欠佳”的刻板印象难以根除,小米冲击高端之路困难重重。小米成功地将价格战,堆料竞赛的模式带到整个机圈,尽管各大玩家都已经参与进来,但逐渐稳定的局势让没有技术和专利的小米很难再度扩大优势,贴到其他玩家身边。

鸽子小米,需要一个再次将局势搅动起来的机会,是折叠屏?还是智能家居?下一个任务需要它自己做出选择。

“间谍鸭”红米

游戏中如果间谍鸭是唯一一个投票给某玩家的,回到游戏后它可以看到这位玩家的角色。因此通过投票确定别人的身份,并在对方被杀后顶替对方身份成了间谍鸭的常见玩法。

作为与小米关系紧密的子品牌,红米拿到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时间是滞后于母公司小米的,这也给了红米更多打磨的时间。每当小米新机遇到的兼容性问题,无论是miui的bug,新影像模组的适配问题,还是芯片的积热问题等,后来居上的红米总能规避前辈的问题。以至于“红米背刺小米”成了机圈一个热门梗,每当红米k系列发布时,同年的小米数字旗舰的销量都会砍一大截。

红米2019年从小米独立,原本小米是想用红米来承接性价比产品线,摆脱“低价高配”的品牌调性来冲击高端,然而在大众的印象里,二者的切割似乎并没有很好地完成。红米不仅牢牢把握住了小米性价比的特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顶替了小米的身份。

“观鸟者”中兴

游戏中的观鸟鹅能够看穿墙壁,但是能力十分有限。观鸟鹅能看到危险的到来,但是鸡肋的技能让其更多地作为旁观者暗中观察,很少具有引领局势的能力。中兴手机正是如此,它总能抢到新技术的首发,然而产品力的缺失让中兴很难将新技术推而广之。

2015年,中兴旗下的努比亚 Z9 首先实现了“无边框”手机。它通过折射的原理,用一个 2.5D 的弧面玻璃拉长了屏幕边缘的显示效果,掩藏住了下面的手机屏幕边框。据说其还申请了300多个无边框专利。然而就在Z9 发布的同一个月,三星发布了基于柔性屏幕技术的曲面屏,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无边框设计,中兴寄予厚望的无边框方案很快被打入冷宫。

2019 年底,中兴 “天机10 Pro 5G ” 旗舰手机提前发售,成为了第一款5G手机。不过由于其使用了高通骁龙 855 + 高通 X50 基带的缘故,中兴天机 10 Pro 的话题热度远不如隔壁使用了自研基带的华为手机。两者的首发销售量也相差巨大。

2020年9月,中兴发售了全球首款量产的屏下镜头机型 AXON 20 5G。作为第一个量产屏下摄像头的厂商,成功抓住了未来的方向,然而产品力的不足始终没有让屏下摄像头成为下一个风口。尽管最新的2代机的使用体验提升巨大,却始终在风头上逊色于小米的竞品。而被认为是未来方向的屏下摄像头,似乎也一直在路上。

“肉汁鹅”索尼

鹅鸭杀中,肉汁鹅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增加赏金,然而只有生存到最后才能得到。因此只有努力和其他人抱团行动,活到最后,才能让利益最大化。而索尼手机正是机圈中类似肉汁鹅的存在。

索尼手机的存在是十分特殊的,4K屏幕、hifi硬件、大底影像传感器、光学变焦镜组等都是索尼的独占。得益于背后母公司的影音、电视和相机业务,索尼手机成了机圈中最具有技术含量的成员。然而其不佳的使用体验和相对较高的起售价,让其陷入到了叫好不叫座的境地。即使售价多次跳水,索尼手机市占率依然小的可怜。

与卑微的手机业务相对的,则是索尼在供应链上的绝对地位。作为手机传感器和光学模组领域最大的供应商,索尼成功让一英寸cmos在2022年开始普及,而索尼的手机屏幕等依然是友商高端产品的一大选择。索尼手机热衷于不断完成任务(研发技术)来提升自己的赏金(品牌价值),然而它在竞争中很少能活在最后,积累的技术诸如影像传感器,镜头模组等都做了别人的嫁衣。

日前索尼公布了去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手机业务收入大幅萎缩了15%,即使是在根据地日本,索尼手机的市占率也萎缩到7%左右。尽管利润小幅提升,然而这也是索尼彻底放弃市占率、向高端聚焦的策略的体现。看来索尼手机面对的首要目标,就是活下去。

“加拿大鹅”三星

加拿大鹅是游戏中少有的能够carry全场的角色,如果它被杀掉,凶手会自动开会报告。这一特性使得加拿大鹅成了对局中唯一不需要抱团行动的角色,依靠自己的实力就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2016年的Note 7爆炸丑闻加速了其市场份额的丢失。傲慢的三星并未召回中国地区的问题手机,与此同时,三星却在北美召回了问题手机。区别对待惹怒了中国消费者,树大招风的三星使得丑闻的消息得到了空前的关注。三星的市场份额1年间骤降至0.8%,最后灰溜溜地退出了中国市场。

三星完整且丰富的供应链为其节省了大量成本,同等配置下,三星的手机的成本和售价都要低得多,更具市场竞争力。凭借完整的供应链和强悍的技术实力,三星降低了中低端机的成本,提升了高端机的品质,直接碾压一众对手。即使是失去了中国市场,他们在海外市场依然能混得不错。根据IDC的最新数据,去年三星的手机出货量高达2.6亿台,力压苹果、小米等品牌,以26.1%的市场份额拿下“全球第一”。

这得益于三星的强劲实力。作为全球唯一一家掌握智能手机全套产业链的厂商,三星手机几乎所有的核心零件都能自己制造。例如自研的猎户座芯片、OLED屏幕、CMOS传感器、NAND闪存,甚至连苹果的一些零件都要从三星旗下采购。

在自主研发上,三星也是一把好手。以折叠屏手机为例,三星掌握了全世界最成熟的折叠OLED面板技术,也是全球唯一一家拥有可折叠玻璃盖板的企业。技术的绝对领先,帮助其旗下的折叠屏手机拿下了80.9%的市场份额。

尽管三星手机在国内销量堪忧,但只要一提到三星,特别是Galaxy S系列,很多人脑海中就会想到“机皇”、“安卓机皇”。作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品牌和资深技术大厂,三星以绝对的实力引领游戏(手机圈)的走向,让其像加拿大鹅一样无需报团单打独斗,杀死它的消息能被广而告之,成为全球新闻。

“模仿鹅”

朵唯、海信、菲利普等贴牌机

变形鸭子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变成其他玩家的样子,而时间结束后就会原形毕露。而这些拼多多上面常见的华强北山寨机品牌,数码界的南极人,可以完美模仿华为苹果等最新产品的外形,而内在一塌糊涂,只能沦为测评博主的视频素材。

“呆呆鸟”魅族

呆呆鸟只有被投票出局才会赢。没有技能,获胜条件匪夷所思,这注定了呆呆鸟只能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线。而魅族手机,也需要这样一条道路来破局。

魅族作为珠海小厂,凭借小而美的产品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与索尼手机的技术堆料不同,魅族手机走的是极致打磨用户体验的策略。从首个“无广告系统”到深度定制操作系统,魅族手机一直有数量众多的年轻粉丝。奈何叫好不叫座,船小好调头的魅族又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举动。

2016年,当时的魅族可谓是风头无两,魅族推出魅蓝品牌,采用了机海战术,一时间随处可见魅族的手机。然而魅族的过度机海战术引发了自身品控的崩溃,再加上都是中低端走量手机,大部分新品都没有做出明显的差异化,几乎一样的外观,一样的腰圆键、一样的联发科芯片,最终的结果魅族逐渐在4G时代落后,在5G时代沉沦,也就成了不争的事实。

在厂商比拼技术力的当下,“珠海小厂”魅族显然没有足够的规模维持研发团队,那么其与其他厂商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与其在竞争中被刀死,魅族被收购或许是小团队的最优解。

如今的魅族已经纳入了吉利的麾下,有了新平台的魅族能否脱胎换骨,抑或是照着呆呆鸟的样子继续鸡飞狗跳,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专业杀手”苹果

在鹅鸭杀中,代表专业杀手鸭的是一把消音。鹅看不到被它杀死的玩家,当它们靠近尸体时会自动报警,而专业杀手也无法主动报告尸体。作为消灭敌方的中坚力量,苹果总是在不经意间改变一个生态环境,让诸多产业在不知不觉间消声觅迹。

2010年,iPhone4在旧金山发布,作为第一家普及的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iphone的出现真正奠定了智能机的技术规则。在消灭按键机的同时,也为其他电子产品带来了一点小小的苹果震撼。

iPhone颠覆的第一个行业是PC市场。得益于iPhone、iPad以及所有受苹果创意启发的安卓设备,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无论地点在哪里,我们都可以连接到互联网。在iPhone上市之前,全球个人电脑的年销量大约为4亿。而PC行业现在每年的PC销量只有2.75到2.9亿台。iphone以及它开创的智能机时代不仅干掉了windows、塞班等阵营的半智能机,也将传统pc的舒适圈彻底打破。

最能体现iPhone颠覆力量的,莫过于其对相机行业的影响。拍照功能作为智能机的标配,其性价比已经足以满足绝大部分非专业用户的需求。这使得相机行业失去了大部分的用户。据相机和成像产品协会(CIPA)的数据显示,2010年,便携式相机的销量约为1.09亿台。但到了2018年,该数字只有900万台。

其他诸如MP3、电子词典等产业,也在智能机浪潮下被无声狙杀。但苹果的可怕之处不止于此,在机圈乱斗格局已经成型的时期里,苹果依然对其他友商保有绝对的优势。苹果不仅仅是市值最多的科技企业,也是机圈中影响力最大的玩家。除了单独阵营的IOS系统外,经过苹果的技术总能重构所在产业的格局。AirPods消灭了耳机孔和传统有线耳机,iwatch的成功又重新让智能穿戴成为风口。

然而,正如游戏中的专业杀手一样,对局越深入,局势越稳定,杀手鸭就越难以再次作案。随着机圈逐渐转入军备竞赛,技术停滞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苹果狙杀行业的难度似乎变得越来越大。库克时代的苹果,正在蛰伏着,等待下一个开枪的机会。

“决斗呆呆鸟”Oppovivo

在鹅鸭杀中,决斗呆呆鸟们是一组类似欢喜冤家的角色。一只决斗呆呆鸟只有在另一只呆呆鸟死后被投票淘汰才能获胜,而它拥有的技能只能杀死另外一只呆呆鸟。因此在实际对局中,这对活宝水火不容却又出奇地言行一致,正如机圈之中OPPO和vivo的奇妙关系。

OPPO、vivo在最近两年强势崛起,短短两年间已经成为了国产热门智能手机品牌。并且还走的是与众不同的线下推广路线,它们两家手机品牌的线下实体店已经占领了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线下实力非常强大。有趣的是,不仅这两家的竞争思路一致,他们的线下实体店往往也紧挨在一起。在广大的县城的手机零售端,售卖OV两家手机的往往是同一拨人。

OPPO、vivo颇有渊源,他们的纠缠不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1989年,段永平到广东中山市接手一个破电子厂,只用了三年时间,靠娱乐营销打造尽皆知的“小霸王”品牌。但是小霸王怕段永平功高震主,不愿意给段永平公司股权。段永平因此辞职,带着黄一禾、陈明永、沈炜等人在东莞创立了步步高。

随着步步高品牌的壮大,段永平将公司划分成三块业务,黄一禾主掌步步高电子教育(学习机等),陈明永负责试听产品(DVD,MP3),沈炜则是通信业务(步步高音乐手机)。后来他们都独立注册公司,打造自己的品牌,自此OPPO的前身步步高MP3部门真正独立出来。而vivo手机的前身步步高音乐手机也曾是步步高的一个子品牌。

因此OPPO与VIVO同出一脉,因为血缘关系,在股东,技术共享,渠道上也多少有交集。在手机上也有很多共同之处。因为同出一脉的关系,OPPO、vivo在手机的特色上也如出一辙,两家同样都是主打拍照功能,手机功能也大抵相似。

无论是营销渠道,还是发展路径,OV两家在机圈都走出了不同于其他玩家的套路。作为从线下时代走过来的老玩家,OV既没有互联网企业的性价比营销,也非科技巨头们靠实力打造品牌效应的高端路线,而是在目标用户群体的根据地稳扎稳打。无论是中小城镇线下渠道的先发优势,还是近年来两家在影像模组和影像算法上的持续投入,都是OV对年轻时尚群体的精确瞄准。这种非鹅非鸭而又纠缠不清的关系,正是呆呆鸟们不断争斗的最好体现。

“恋人鹅”荣耀华为

恋人鹅是游戏中少数知道对方身份的角色,两个玩家需要依靠彼此来活到最后。慢放君看到这里,觉得这对有悲壮色彩的苦命鸳鸯,和华为与荣耀的境遇太像了。

1987年成立的华为从小型设备商逐渐做大做强,如今已成为目前全球的通信巨头。目前,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庞大的研发团队和研发中心,不断推出新的技术和产品。这些产品和技术涵盖了通信网络、智能终端、云计算等领域,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截至2021年初,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了18.8%,在全球网络设备市场的份额也超过了30%。同时,华为在5G技术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其5G技术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应用。可以说,华为已经成为了全球通信技术领域的领军企业。

但伴随着华为的发展,随之而来的是种种不讲武德的卡供应链脖子的行为,这导致了华为手机业务的雪崩式下滑。

也因此,子品牌荣耀也受限极大。为了手机业务的整体发展,2020年11月17日,华为宣布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与红米和小米不同,经过资产重组的荣耀和华为,在法理上已经彻底成为了两家不同的公司。

尽管现在荣耀已经很刻意的宣传独立,并尽量让自己跟华为划清界限,但实际无论是这两年年的Magic系列手机,还是荣耀的MagicOS,从硬件到软件,再到设计,都还有着华为的影子。

最近发售的荣耀旗舰Magic5,更像是华为mate50的完全体,二者的藕断丝连在这个机型上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无论是细节还是整体设计,荣耀Magic5系列的外观总能找到很多华为Mate50的身影。最明显的摄像头中置圆环设计,正是华为Mate系列一直传承下来的设计。在配色方面,荣耀Magic5系列也继承了下来。不仅配色几乎一样,就连摄像头模组与后壳同色的设计也如出一辙,甚至连橙色款的金色摄像头圆环的细节,也被完美复刻。

以往的荣耀,主打华为的性价比版本和低端产品线,而分家之后的二位,彻底摒弃了父子的产品定位,更像是藕断丝连的悲情恋人,互通有无,只为能够在制裁的天灾和机圈玩家们的混战之中活下来。

结语

机圈这盘游戏已经展开了十年之久,但如果回溯场上玩家的故事,就离不开整个中国手机行业乃至那个科技迅猛生长的年代。在功能机时代,各种花哨酷炫的魔改产品组成了国人的古早印象;而在前智能机时代,几种不同的系统、键盘与触屏齐飞的方案也给了大家更多的可能。

随着技术一次又一次的迭代,场上的玩家也越来越少,局势也变得越来越僵持。正如一局鹅鸭杀常见的流程一样,玩家越少,存活的角色就越难采取大动作,破局的难度就越大。尽管如今的手机技术含量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在屏幕和摄像头上雕花、玩参数和芯片的数字游戏却成了大家的一致选择。

如今机圈已经走出了比拼创意和模式的时代,玩家们的竞争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资源和规模的对轰。经历过多次洗牌和斗争的机圈玩家们,是押宝一个突破性的黑科技?还是依托现有技术稳扎稳打?抑或是靠资本与金融的力量合纵连横?这盘机圈的鹅鸭杀,还远远没有分出胜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